目前分類:99.4月-鄭愁予詩集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書目:鄭愁予詩集1
導讀:陳聯華

作者:鄭愁予
鄭愁予,本名鄭文韜(音ㄊㄠ )。
河北省寧河縣(今天津市寧河縣)人。
民國二十二年生於山東省濟南市。


「愁予」由來
《楚辭九歌‧湘夫人》: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嫋嫋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
義譯:以巫覡的角度、情人的口吻 說明神靈降臨卻望而不見的悲愁。

辛棄疾〈菩薩蠻〉: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江晚正愁予,山深聞鷓鴣。」意指恢復宋室大業無法成功,有孤掌難鳴意。


軍人世家
軍人家庭出身,童年時代隨父征戰,抗戰逃難、流浪的經驗,烙印其心靈,作品之中充滿「浪子情懷」。

 他曾說:「我自小便習慣流浪,而且懂得在流浪中尋求生活的樂趣和意義。」特殊的成長背景,使得他詩作中有陽剛的粗獷,也有流浪的瀟灑。
「百年前英雄繫馬的地方/百年前壯士磨劍的地方/這兒我黯然地卸了鞍。」 〈殘堡〉


文學啟蒙
母親:由喜好文學的母親教導古典詩詞,是他最初的文學啟蒙,由此產生對古典詩文的喜愛。
堂兄:開啟他新文學大門的是二堂哥,鄭愁予捧讀二堂哥的手抄本新文學,慢慢地讀出興趣。
老師:另一位新文學的啟蒙人是他初二的國文老師劉棄疾,使鄭愁予領悟文字之下的「意象美」,從此進入新詩世界。


創作歷程
一九四七年,就讀北京崇德中學時,發表生平第一首創作〈礦工〉。
一九五三年,在《野風》雜誌上發表在臺的第一首新詩〈老水手〉,此後受到相當多讀者的歡迎。
一九五五年在臺灣出版第一本詩集《夢土上》,融古典於現代,風靡一時。
一九六八年三十五歲,赴美國愛荷華參加「國際寫作計畫」。
一九七二年,在愛荷華大學獲創作藝術碩士學位,並留校在中文系任教。
一九七三年轉往耶魯大學,在東亞語文學系當高級講師,現任耶魯駐校詩人及資深中文導師。


寫作風格
前期風格
年輕時的詩浪漫感性

詩風婉約,繼承傳統詩詞音韻感。
將古典意象融入現代情境中。
這時期的著作包括:《夢土上》、 《衣缽》、 《窗外的女奴》、 《長歌》、 《鄭愁予詩集》、 《鄭愁予詩選集》。

後期風格
中年後的詩知性內斂

對生命體悟較為深沉,字裡行間隱含禪趣。
較前期少了愁緒滋味與浪子情調。
此時作品有:《燕人行》、《雪的可能》、《刺繡的歌謠》、《寂寞的人坐著看花》等詩集。
其中以《寂寞的人坐著看花  》的整體藝術表現最為成熟,也最受好評。


美麗的詩歌
鄭愁予的詩句深富節奏韻律感,因此容易被譜成歌曲傳唱。如李泰祥譜曲,齊豫演唱的「錯誤」、「情婦」、「雨絲」、「牧羊女」等。
鄭愁予自言:「對寫詩的人來說,若有人將你的詩用音樂詮釋,這是很有趣味的,也是很榮譽的。」
目前為止,有兩張完全以鄭愁予詩作為歌詞出版的專輯,一是李泰祥作曲並演唱的「錯誤」(滾石唱片,一九八七),一是張世儫作曲、陳儷玲演唱的「相思」(滾石唱片,一九九五)。


評論
張默《新詩三百首》的小評:「鄭愁予的筆觸,既有塞北江南的寓意,也有海外異域的采風,更有臺灣鄉土的情懷,而他眷愛的好山好水,一直都悠遊於作者廣大浩瀚的心室,詩人是通過書寫小我之情,捕捉大我之情,而進入無我之情的至高境界。」
楊牧在《鄭愁予傳奇》曾說:「鄭愁予是中國的中國詩人,用良好的中國文字寫作,形象準確,聲籟華美,而且是絕對地現代的。」
蕭蕭於《現代詩學》中指出:「鄭詩最具傳統詩情,而且其詩篇幅袖珍,正是中國詩的本色。」

 

 

read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書目:鄭愁予詩集
作者:鄭愁予
指定分享:李明蘭

 


 
一、鄭愁予筆名的出典
屈原:「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
辛棄疾:「江晚正愁予,山深聞鷓鴣。」


二、詩句賞析
*【P2】雨絲
我們底戀啊,像雨絲,在星斗與星斗間的路上,我們底車輿是無聲的。
 
曾嬉戲於透明的大森林, 曾濯足於無水的小溪,──那是,擠滿著蓮葉燈的河床啊, 是有牽牛和鵲橋的故事遺落在那裡的……

 

 

遺落在那裡的──
我們底戀啊,像雨絲,斜斜地,斜斜地織成淡的記憶。
而是否淡的記憶就永留於星斗之間呢?
如今已是摔碎的珍珠流滿人世了……。          【1950】

  

*【P6】  偈
不再流浪了,我不願做空間的歌者,寧願是時間的石人。
然而,我又是宇宙的遊子,地球你不需留我 。
這土地我一方來,將八方離去 。         1954

 

*【P7】   定
我將使時間在我的生命裏退役 ,對諸神或是對魔鬼我將宣佈和平了。
 
讓眼之劍光徐徐入韜,
對星天,或是對海,對一往的恨事兒,我瞑目 。
宇宙也遺忘我,遺去一切,靜靜地,
我更長於永恆,小於一粒微塵 。

 

*【P8】小城連作 I〈錯誤〉  
我打江南走過,那等在季節裡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你底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
          
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1954

 

 *【P9】小城連作II 客來小城
三月臨幸這小城,
春的事物堆綴著…….
 
悠悠的流水如帶..
在石橋下打著結子的,而且
牢繫著那舊城樓的倒影的,
三月的綠色如流水……。

客來小城,巷閭寂靜
客來門下,銅環的輕叩如鐘
滿天飄飛的雲絮與一階落花……     1954

 

 


*【P10】夢土上
森林已在我腳下了,我底小屋仍在上頭,
那籬笆已見到,轉彎卻又隱去了。
該有一個人倚門等我,
等我帶來新書,和修理好了的琴,
而我祇帶來一壺酒,
因等我的人早已離去。
 
雲在我底路上,在我底衣上,
我在一個隱隱的思念上,
高處沒有鳥喉,沒有花靨,
我在一片冷冷的夢土上……
森林已在我腳下了,我底小屋仍在上頭
那籬笆已見到,轉彎卻又隱去了。    1954

 

*【p12】鄉音
我凝望流星,想念他乃宇宙的吉普賽,
在一個冰冷的圍場,我們是同槽栓過馬的。
我在溫暖的地球已有了名姓,
而我失去了舊日的旅伴,我很孤獨,
 
我想告訴他,昔日小棧房坑上的銅火盆,
我們併手烤過也對酒歌過的-
它就是地球的太陽,一切的熱源;
而為什麼挨近時冷,遠離時反暖,
我也深深納悶著。             1954

 

 *【P24】牧羊女(邊塞組曲之三)
「那有姑娘不戴花
那有少年不馳馬
姑娘戴花等出嫁
少年馳馬訪親家
哎──
那有花兒不殘凋
那有馬兒不過橋
殘凋的花兒呀隨地葬
過橋的馬兒呀不回頭……」

 

*【P16】賦別
這次我離開你,是風,是雨,是夜晚; 
你笑了笑,我擺一擺手 
一條寂寞的路便展向兩頭了。 
念此際你已回到濱河的家居,
想你在梳理長髮或是整理濕了的外衣,
而我風雨的歸程還正長;
山退得很遠,平蕪拓得更大, 
哎,這世界,怕黑暗已真的成形了……
你說,你真傻,多像那放風箏的孩子 
本不該縛它又放它 
風箏去了,留一線斷了的錯誤: 
書太厚了,本不該掀開扉頁的;
沙灘太長,本不該走出足印的;
雲出自岫谷,泉水滴自石隙, 
一切都開始了,而海洋在何處? 
「獨木橋」的初遇已成往事了, 
如今又已是廣闊的草原了, 
我已失去扶持你專寵的權利;
紅與白揉藍與晚天,錯得多美麗, 
而我不錯入金果的園林, 
卻誤入維特的墓地……
   
這次我離開你,便不再想見你了, 
念此際你已靜靜入睡。 
留我們未完的一切,留給這世界, 
這世界,我仍體切的踏著, 
而已是你底夢境了…… 
 

當妳唱起我這支歌的時候
我底心懶了
我底馬累了
那時──
黃昏已重了
酒囊已盡了……。       【1951】

 

*【P28】小河(邊塞組曲之五)
收留過敗陣的將軍底淚的
收留過迷途的商旅底淚的
收留過遠謫的貶官底淚的
收留過脫逃的戍卒底淚的
小河啊,我今來了
而我,無淚地躺在你底身側
沙原的風推不動你
你沈重而酸惻的嘆息
月下,一道鐵色的筋
使心灰的大地更懶了
我自人生來,要走回人生去
你自遙遠來,要走回遙遠去
隨地編理我們拾來的歌兒
我們底歌呀,也遺落在每片土地……1951

 

*【P120】天 窗

每夜,星子們都來我的屋瓦上汲水
我在井底仰臥著,好深的井啊。

自從有了天窗
就像親手揭開覆身的冰雪
──我是北地忍不住的春天

星子們都美麗,分佔了循環著的七個夜,
而那南方的藍色的小星呢?
源自春泉的水已在四壁間蕩著
那叮叮有聲的陶瓶還未垂下來。
啊,星子們都美麗
而在夢中也響著的,祇有一個名字
那名字 自在得如流水……    1957

 


*【P89】港夜
遠處的錨響如斷續的鐘聲,
雲朵像小魚浮進那柔動的圓渾……。

小小的波濤帶著成熟的慵懶,
輕貼上船舷,那樣地膩,與軟。

渡口的石階落向幽邃,
這港,靜的像被母親的手撫睡。

燈光在水面拉成金的塔樓。
小舟的影,像鷹一樣,像風一樣穿過…… 。

 

*【p122】情婦
在一青石的小城,住著我的情婦
而我甚麼也不留給她
祗有一畦金線菊,和一個高高的窗口
或許,透一點長空的寂寥進來
或許……而金線菊是善等待的
我想,寂寥與等待,對婦人是好的。
所以,我去,總穿一襲藍衫子
我要她感覺,那是季節,或
侯鳥的來臨
因我不是常常回家的那種人      1957

 


*夜市      /侯吉諒
在複製白天的日光燈下
夜夢般昏人影無聲遊移
在人行道上,營養不良的樹旁
恆常燉煮著一鍋便宜的溫飽
如果再叫三兩樣小菜,一杯
滲了路燈般寂寞的小酒
那臉孔總在蒸汽中的老板便是
午夜過後不辭風雨的故人了

 

 

*一棵開花的樹         /席慕蓉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祂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陽光下慎重地開滿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當你走近 請你細聽
那顫抖的葉是我等待的熱情
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盼望        席慕蓉
其實 我盼望的
也不過就只是那一瞬
我從沒要求過 你給我
你的一生
如果能在開滿了梔子花的山坡上
與你相遇 如果能
深深地愛過一次再別離
那麼 再長久的一生
不也就只是 就只是
回首時
那短短的一瞬
*青春/席慕蓉
所有的結局都已寫好
所有的淚水也都已啟程
卻忽然忘了是怎麼樣的一個開始
在那個古老的不再回來的夏日

無論我如何地去追索
年輕的你只如雲影掠過
而你微笑的面容極淺極淡
逐漸隱沒在日落後的群嵐

遂翻開那發黃的扉頁
命運將它裝訂得極為拙劣
含著淚 我一讀再讀
卻不得不承認
青春是一本太倉促的書
*生命的邀約   /席慕蓉
其實 也沒有什麼
好擔心的
我答應你 霧散盡之後
我就啟程

穿過種滿了新茶與相思的
山徑之後 我知道
前路將經由芒草萋萋的坡壁
直向頂峰 就像我知道
生命必須由豐盛走向凋零

所以 如果我在這麼多霧的轉角
稍稍遲疑 或者偶爾寫些
有關愛戀的詩句
其實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生命中有些邀約不容忘記
我已經答應了你 只等
只等這霧散盡

 

read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