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書目:「爸爸,我們去哪裡?」

導讀:李明蘭    主持:姚思宇    指定分享:徐惠珠、劉喜英、吳秉謙 

一、前言

相較於眾多描寫生命傷悲的題材,《爸爸,我們去哪裡?》打破了我們對悲傷的看法。傅尼葉選擇直率地嘲弄自己的遭遇,正如他所說的:「幽默,是對付痛苦最好的武器!」,也就是說:我們可以不流淚,而是以另一種方式越過生命的傷痛與困境!

尚路易.傅尼葉說:「對我而言,馬修和托馬只是兩個『與眾不同』的孩子,從來都不是殘障或不正常的!儘管他們有著殘缺,卻不停地讓我們看到人性可愛與動人的地方。這本書不只是我送給馬修和托馬的禮物,也是給我自己的一份禮物!」

然而,真的是如此嗎?

二、書摘

P.24:人們每次一談起殘障兒,總會一臉嚴肅,彷彿談的是一場災難。而這一次我要帶著笑容向別人說起你們。

多虧有你們,我得到了正常孩童家庭所得不到的好處。我不用為你們的課業和未來的職業選擇而操心,也不用為了該選擇自然組或是社會組而猶疑不定,更不用為了你們將來要做什麼而煩惱。因為我們很快就知道,你們將來什麼都不會做。

P.26~27

我們要開上高速公路。逆向開上去。
我們要去阿拉斯加。我們去摸熊,然後讓熊一口咬死。
我們要去採磨菇。我們去採一種毒磨菇,然後做成一盤好吃的磨菇蛋捲。
我們要去游泳。我們要走上一個很大的跳板,直接從那裡跳進沒有水的泳池裡。
我們要去海邊。我們要去聖米歇爾山。我們要在鬆軟濡濕的沙子上散步。我們會陷進流沙裡,然後一起下地獄。

      托馬堅定地再次問著:「爸爸,我們去哪裡?」或許他就要打破自己的紀錄了。當他這樣問著同樣的問題,問了上百次之後,實在會讓人招架不住。

P29:生一個孩子,就像一場賭注,並不是每一把都能贏,偏偏人們還是繼續賭下去。

     地球每一秒鐘就有一個女人產下嬰孩,愛打趣的人會說:「一定要趕快把那個女人找出來,叫她別生了。」

P.33:要有天使般的耐心才有辦法餵他吃東西,不過他經常會吐在天使身上。

P.35:當我想到是我讓他來到這個世界上,並且過得如此悲慘,我多麼想對他說聲「對不起」。

P.39:他可以在沒有裝設液壓升降台的修車廠裡,專門修車底。

p.42:據說不認為自己會有厄運降臨的人,往往就會遭逢厄運。所以,為了不讓厄運降臨,我們就要想著厄運將會到來、、、

p.63:我看著熟睡中的馬修和托馬。他們夢見了什麼?
他們做的夢和別人一樣嗎?
也許夜晚的時候,他們夢見自己是聰明的孩子。
也許夜晚的時候,他們終於能夠一雪前恥,做天才的夢。
也許夜晚的時候,只要他們想,他們就可以是資優的綜合工科畢業生,或者是研究學者。
也許夜晚的時候,他們發現了法律、法則、公設、定理。
也許夜晚的時候,他們計算著無窮無盡的算式。
也許夜晚的時候,他們講的是希臘文和拉丁文。

但當太陽升起的那一刻,為了不被打擾,也不讓其他人起疑,他們又立刻回復了殘障孩童的模樣;為了能夠獲得平靜,他們假裝自己不會說話。當有人對他們說話,他們就裝不懂,以避免回答。而且,他們不想到學校去,不想寫功課,也不想上課。
要知道他們整晚都是那麼認真嚴肅,確實需要放鬆一下。因此,白天的時候他們就做些傻事。

P.123:但我立刻就知道那不是真的。這實在太讓我感動了,原來托馬不是傻瓜,他那幾乎沒有用的大腦還是有些靈光。他會說謊。

P.133:我的女兒瑪麗曾經告訴班上同學,她有兩個殘障的哥哥。同學不相信她所說的話。她們說她騙人,吹牛!

P.159:現在的他已經越來越封閉在自我的世界裡了。他在想什麼?

三、結語

  *幽默是對付痛苦最好的武器!是嗎?

*我們可以不流淚,以另一種方式越過生命的傷痛與困境!

哪一種方式?

 

延伸閱讀:爸爸沒殺人尚—路易傅尼/著 出版社:天下文化

  • ·                                     《當好人遇上壞事》 哈洛德.庫希納/著   出版社:張老師文化

 

read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俠
  • 生一個孩子,就像一場賭注,
    並不是每一把都能贏,
    偏偏人們還是繼續賭下去。

    人生何嘗不是?
    認真 善良 尊重 隨喜 知足的人
    永遠不輸
  • 人生是個過程,只有一次,想做什麼就大膽去做,不是嗎?
    最近聽到一個成功學講師這麼說:
    經營企業不進則退,企業最後的宿命就是衰敗,但還是要奮力一搏(百年不死的企業的確沒幾間,百大富豪也不斷在更替)
    有人問:「那我們還開公司幹嘛?」
    講師反問:「反正人生最後終需一死,那你現在還活著幹什麼呢?」

    readlife 於 2010/03/10 17: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