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幸江是個能讓人有「安定感」的女人,她笑起來眼睛彎彎的甜美笑容,讓人忘卻了急躁。臉上不笑的時候帶有一點執著的堅定,卻又隨遇而安循序著內心的情感與直覺生活著。故事以她為軸心發展,而小綠與正子的存在猶如這股安定力量的另一對照組,不過他們最後也都在幸江這股力量下安住下來(不只是形式上的同時也是內心的安住)。

幸江的食堂生意一直未見起色,對於幸江的處之泰然,更昇起我的急躁不安,在台灣生活與工作的生命經驗裡,我已經被訓練成:「趕快想辦法」、「立即改變」、「辦促銷」、「辦活動」,我們已經被內化而不知不覺走在「速成」的路上,我甚至心急的幫她想好辦法:他應該出去港口發傳單、在門口辦試吃、把菜單貼出去、設計迎合當地人的菜單... 起碼要「打平管銷」嘛~

果不其然導演讓小綠幫我做了這件事,她建議在旅遊雜誌上刊登廣告,甚至用「糜鹿肉」來取代傳統日本料理中「飯糰」的既有食材等等... 的一些「有效的辦法」。幸江沒有斷然拒絕或全然接受這些建議,他試做了一桌成品給在地芬蘭人與日本人一同試吃,但幸江終究還是保留住日本料理傳統作法的堅持。

幾經思考我才赫然發現,有些東西的部分元素被拿掉之後,它就再也不是那個它了,材料不同味道跑掉,精神自然就蕩然無存。妳如何說服芬蘭人,說這個「走味的飯糰」是我從小吃到大的「美味」?如同把豬肉換成糜鹿肉,在芬蘭賣「正港台中控肉飯」一樣的「瞎」。不能堅持自己獨有文化的人,終究會失去自己的特色,而成為媚俗而盲從的文化孤兒。

 

振興食堂的契機  是「正港肉桂捲」不是「冒牌飯糰」

當肉桂捲遇見飯糰,飯糰還是飯糰,肉桂捲還是肉桂捲,他們兩者都保留住原味,也都成為食堂的招牌。這象徵「我喜歡我的,同時我也欣賞你的」的和諧共榮態度,不需要刻意改變自己去迎合你的認同,文化衝擊與文化融合,並沒有互相抵觸。

日本人的忙碌眾所皆知,台灣人也不惶多讓。畢竟是日本電影,以日本為中心觀來看芬蘭,以芬蘭為鏡子看日本人自己,兩相對照彼此的文化差異。在電影裡頭不斷的丟出大家都甚感好奇的疑惑:芬蘭人為什麼可以這麼悠閒的生活著呢?

這段時間幸江對生活本身抱持著全然開放與接受的態度,沒有失去自己的初衷。即便生活本身從來就不容易,但是他還是保持著悠然而不疾不徐的步調,在這個看似充滿困境的世界裡生存著。

隨著人與人之間的頻繁互動與相互瞭解,食堂的生意也同時漸入佳境。海鷗食堂終於客滿了」電影末尾最後幾句話,輕描淡寫的透露幸江小小的期待。
幸江的小小的一抹喜悅不全然在於商業上的成功,更是一種融入新生活之後的篤定:我懂這裡的生活哲學了,我確實也可以在這裡安住下來了。


延伸閱讀

肉桂捲:為什麼肉桂捲的英文叫 coffee roll??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008031302508


請問肉桂捲的由來??及發明地點??
"Sticky bun. Also, "honey bun." A yeast pastry topped with melted brown sugar or honey, cinnamon, and raisins, so called because they have a very sticky texture when eaten with the fingers. Although they are popular throughout the United States, they are often associated with Philadelphia and sometimes called "Philadelphia sticky buns," although in Philadelphia itself, they are called "cinnamon buns.""
---Encyclopedia of American Food and Drink, John F. Mariani [Lebhar-Friedman:New York] 1999 (p. 310)

"The cinnamon bun or "sticky bun" came to Philadelphia with 18th century English and German immigrants. They are made from a cinnamon and sugar flavored yeast dough, with raisins, nuts and carmelized topping. A coffee shop counter lined with sticky buns is still a common sight in the city."
---The Larder Invaded: Reflections on Three Centuries of Philadelphia Food and Drink, Mary Anne Hines, Gordon Marshall & William Woys Weaver [Historical Society of Philadelphia:Philadelphia] 1987 (p. 51)

翻一起來實在有點長喔   簡要的說  肉桂捲是在18世紀的時候 由英國和德國的新移民 帶到美國賓州的費城來的  現在費城依然 隨處可見這種點心在街頭販售

 

 

Ro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woof.jpg

電影練習曲裡面的主角說:「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我和大學室友決定把握大學最後一個暑假,前往遠在地球另一端的北歐,到農場裡面打工換食宿(WWOOF)。當我們安排好行程之後,就開始忙著期中考緊接著大小報告與期末考。還沒來得及緊張,我們就身處飛向丹麥的飛機上了。有句話說:「設一個陷阱,讓自己跳進去。」因為沒退路的害怕是無關緊要的,我們帶著眨眼相機與好賺哲學就正面迎上這段未知的旅程。

在那邊我們用雙手蓋房子,回來後我們在心裡繼續除雜草。當生活開始忙得喘不過氣時,就想像自己在瑞典的鄉間深呼吸。當未來的路變得模糊,就與在農場裡遇見各式各樣的人們說說話。這段旅程之後,在心中的世界地圖,北歐似乎比柬埔寨還近一點還鮮明一些。往後的路,仍要親自到世界各個角落去走去踏,好完成那幅世界地圖的全貌。

那麼究竟什麼是WWOOF呢?對我們來說,這是種以番茄炒蛋交換有機櫻桃的旅遊方式、 以彎腰的下午換取田園劇場門票的農村體驗、 以道地交流道地的國民外交。


延伸閱讀:
參觀兩位作者的網路像簿:http://picasaweb.google.com/wwooferblink/pPxikK
部落格:http://wwooferblink.blogspot.com/
WOOF台灣官網:http://www.wwooftaiwan.com/index.php
WOOF官網:http://www.wwoof.org/
金石堂網路書店熱賣中:我不是觀光客

 

read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ink


這是趟臨時起意的旅行。

  我們毫無背包客的輕盈姿態,傻傻帶著二十幾公斤重的大行李,飛到很北的地方,體味全然不同的農村生活,因不抱有任何想像,於是各種可能性的實現都讓我們驚喜交加。

  旅行北歐帶不夠的底片,只好儲存在眨眼相機裡。我還記得第一次使用眨眼相機,是在令人汗水淋漓的夏日午後。大一時我們騎著腳踏車在學校附近的小巷弄裡,迎著風邊聊天邊大笑。綁馬尾的我轉過頭,笑彎了眼望向Manon,說些什麼已經記不得了,但就在那一刻,Manon說:「我要用眨眼相機拍下這個畫面。」這張照片於是成了我們青春的證據,隨著現實的牆越來越厚而歷久彌新。

  此後我想不管去哪裡,又經歷了什麼,都要好好使用眨眼相機,將不願忘記的、感動人心的,輕輕眨眨眼,深深映進去。唯有顯影在心底的,或許才是永不褪色的吧。

  這段在北歐的日子,若以人生的長度來看,彷彿一夜長大般,視野和態度都有了轉變,使得原先不認為會喜歡農村生活的我,愛上這讓心靈也有機化的旅遊方式。然而儘管在北歐生活時下了多少決心,回台灣一定要如何實行當時的體悟,但當一切都如未離開前那般運轉時,我以為那段日子真的就只是回憶了。實質上並未帶來任何的改變,畢竟人是健忘的,而所處的環境才有決定權。

  直到有天下午在巷子裡散步看著野草出神,不自覺的伸出手摸摸葉子,熟悉的手感帶領心思回到Nils家的花圃。接著那段回憶像跑馬燈般在腦中快速交舞,我才意識到這些改變並非被遺忘,只是像植入一顆種子,慢慢冒出嫩芽。

  如果人生是一本書的厚度,這段日子或許只是短短的篇幅,看似無足輕重、不帶任何影響,但回過頭來看將會明白,這著實改寫了往後人生的劇情發展。

書羽Elsie

Blink
!用力眨眼、用力體驗


  Elsie是我的室友,這是我們第二度手牽手浪跡天涯,第一次是去韓國看見雪。我們都是喜歡旅行和分享的樂活人,喜歡一起大笑,也一同面對低潮。會計畫農場旅行純粹是個意外,還記得第一次聽到WWOOF時,Elsie帶著興奮的表情說:「你有聽過WWOOF嗎?是一種到有機農場旅行,以勞力換取食宿的方式喔!」就這樣,我們展開了農場女孩的生涯。


  「那麼我畫畫、你攝影,我們來挑個國家吧!」就像蒙著眼睛在地圖上隨便選目標一樣,就決定了北歐。那時我們對北歐幾個國家的了解,簡直是少得可憐。如此亂來的計畫,後來居然如願成行,還因此撰寫生平第一本書,回想起來真是不可思議。不要看我們感性而浪漫的決定過程,其實愛玩的兩人也是做足了功課。整個行程架構的設計、與農家聯絡的過程,以及辦簽證買機票等,都是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經驗,還煞有其事做了二度蜜月企劃書,並定期開會。因為想多體驗不同的農家生活,我們前往四個不同的農場,當了四次WWOOFer,都要變成WWOOFing的專家囉。

  能夠成為農場女孩WWOOFer,也要感謝家人忍受我先斬後奏的任性,支持我毅然遠征北國流浪做粗活,讓大學生涯最後一個暑假因此變得精彩。直到出發前一天,Elsie和我都覺得很像在作夢,對未來的期待和不安更增添了旅途的刺激,很擔心這一切都是幻覺。沒有契約的自由很合我們胃口,但多少會有點難以置信。我們就要去流浪了,這可是難得的機緣呢!

  「Blink!眨眼相機」是我們之間的默契。旅程中很多畫面是無法用繪畫或攝影捕捉,所以學會用力眨眼、用力體驗。人生也是這樣,美好的瞬間只能以眼瞼為快門,而記憶是底片,讓WWOOFing成為人生中美好的部分。我們試著將這些感動,畢生難忘的經驗化為文字、插畫、攝影,筆觸或許生澀了點,仍希望大家會喜歡!

Manon

read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的出席率特別高,尤其多了許多年輕人,想必是會友特地帶著小孩來聽這一門獨立旅行的課,並感受作者現場版的親臨鼓舞。

中國人常說:「父母在,不遠遊!」,這也成了民族性。

難怪歷史上常有金頭髮的人遠渡重洋來敲中國的大門,卻鮮少有中國人去拜訪別人國家的史料。

我特愛自助旅行的旅行方式,自助旅行可以跟當地人有更多面向的接觸,相對可得到較多的「文化衝擊」,而「文化衝擊」正是旅行中最有趣的地方,可當我知道有WOOF這種旅行方式時,我甚感好奇,因為這比較像是用「文化撞擊」的方式在旅行,跟自己不同文化的人「生活」在一起,多麼刺激阿!

兩位作者書羽與荏文,想必是具有獨立人格的特質,加上具有遠見智慧的父母在背後加持,大人跟著小孩一起勇敢冒險,才有這一趟生命經驗。經驗型塑性格,性格造就命運,年紀輕輕的作者已然經踏上不一樣的生命之路。

作者不只改寫自己往後人生的發展,因為這本書的發表,這顆種子也在許多人心裡慢慢冒出嫩芽了。

讀後感---吳秉謙

read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